教會動態‎ > ‎馨香之气‎ > ‎

走过西乃的旷野

感谢神的恩典, 我进入神的院, 成为神家里的人。开始和弟兄姊妹搭配,参与教会内外的服侍。我们一起敬拜,一起查经,一起祷告,一起探访,一起分享,一起吃饭。有时兄弟姊妹探访后到我们家来讨论分享,我的厨艺就犹如神助,总是超水平发挥,随便一炒,色香味具全。可过后如法炮制的菜在也就勉强下咽,就像我以前做的实验,重现性太差。

我们出去分发布道会单张时,有时会被热情迎接,有时会被冷漠对待,精心设计的单张被扔回来,丢地上。心里颇为感慨,其实我以前也是这样。圣诞节时,有报佳音的基督徒来访,我们就关上门,低声取笑。现在为福音的缘故别人冷落我,我就更能体会主耶稣劝人悔改的心情,就更愿靠近主来获取力量。

一日一日这样过去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神的恩典渐渐从云柱火柱变得象日出日落一样,习以为常了。虽然每星期都去教会参加崇拜,可越来越象去完成预先设好的程序,按时刻表去参加各样服侍,努力完成,却是疲惫。对神的激情一冷下来,对人的埋怨的就冒出来。我对现有的工作不满意了,总感到自己的意见得不到足够的重视,没有纽约同事的发言权大。每当华尔街有什么新闻,心痒难忍,总为不在其中而遗憾。于是就筹划换工作的事宜,可并没有恒切祷吿,寻求神的心意。经过几番面试,得到一个去长岛工作的机会,顺利地卖了房子,并联系好了一个当地的教会,认为是神给开了门,就兴奋地去搬过去了。

我所去的公司主营次级房屋按揭。我在二级市场交易部,每天把收购上来的各类房屋按揭打包转卖给投资银行。结识了很多交易员,从他们的闲聊中,常感到他们对基督教很不以为然。我隐约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,压迫自己回避信仰的话题,没有勇气积极表明自己基督徒的身份,只是把信仰讨论限于教会内部。新教会各方面人才比较多,也给了自己减少服侍的籍口,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业务水平上。

一切似乎都顺利进行,我太太也辞了工作搬过来。可我们还没来及做下一打算,房屋市场开始发生变化了。我发现我们公司的按揭不再畅销了,来投标的投资银行越来越少,而且越发挑剔,我们得想各种办法来延缓现金需求压力。我们的一些同行很快被迫退出了市场,压力涌向我们。终于我们公司也耗尽了选项,破产保护了,五千多人一天内失去了工作。后来我才意识到是我们拉开了这场次债危机的序幕,我也如愿以偿地成为华尔街新闻的一份子了。

天天分析市场,没设想有这个变化。常常憧憬未来,没料到会是这种结局。我们家从有两份全职工作变成两人全职找工作,重新开始了。感谢神赐下出人意外的平安,在这个困难的时刻,保守我们的心怀和意念,让我们虽在困境中却没有焦躁不安,能够平静地面对现实。我们周间找工作,周末还是像往常一样去教会敬拜上主日学,还借着闲暇到长岛各个海滩游览一番。我知道了神不喜悦我在长岛的那份工作,就求神只开他喜悦的门。后来我太太先在新州找到工作,不久我也在纽约找到工作。我们搬到普林斯顿,到当地的一家华人教会聚会,还参加教会的诗班。我的一些朋友听说我在诗班很是惊奇,因为我是出名的高音上不去,低音下不去,中音忽高忽低。感谢神的保守,加上我的声音小,在诗班至今还没惹出大的乱子。

神也很幽默,知道我曾向往华尔街的工作,接下来让我全方位经历多个银行的工作。我在一家金融咨询公司的数量风险管理部门上班,经常到各个银行收集材料,协助分析,有时一天跑三、四家银行,亲眼目睹这场大萧条后最大的金融动荡。看到没日没夜工作的员工,用种种精心设计的数量模型交易着复杂的衍生产品,换来却是触目惊心的损失,让一个个赫赫有名的公司轰然倒塌,不得不离开费尽心机争取到的办公室,两手空空出门。正如传道书中讲的:“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,谁知都是虚空,都是捕风,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。” 联系到自己的经历,切身感到世上一切 真“是一片云雾,出现少时就不见了”,五千多人的公司可以一夕关门,叱咤百年的金字招牌转眼成为历史,操控别人命运的大人物瞬间不知自己明天会如何。一切都在变,可只有我们的神不改变,“洪水泛滥之时,耶和华坐着为王。耶和华坐着为王,直到永远。"!

我也开始在同事中分享我的信仰。同事之间常常问起周末有什么计划,我就会说我会去教会。接下来最常被问到的是:你真的相信神吗?你给教会钱吗?我就说我真信,教会不收钱,信神的就会主动奉献。如果时机允许,我就会分享我的信神经历。可除了出差时有机会和同事有些深入交流外,平时在公司内的确难得谈及到神,因为一般公司不鼓励讨论宗教话题,担心会有法律纠纷。在这种环境下,我觉得最有效的传福音的方式,往往也是最难的,就是用点点滴滴的细节小事见证福音,在各种利益取舍过程中活出基督的信仰。这样的方式难就难在要天天,时时,持之以恒地做灯台有见证。我先讲自己几个失败的例子。

记得有人谈过这样观点,说公司的事分为三种:一种是对公司和自己都有益,自己提高了技能,公司增长业绩。另一种是只对自己有益,公司没有好处,比方上班时读些很有见地的文章,可与公司经营毫无关系。第三类是只对公司有益,自己没有收获,例如重复地做一项事情,给公司创了营收,自己没有长进。因此要趋利避害,多做前两种事,少做浪费自己时间的事。

对于这些观点,我一方面面觉得违背基督徒的价值观,一方面又有些认同。犹如刚出埃及的以色列人,一方面见过神的大能,一方面又想着埃及的肉锅。由于总给旧我留有余地,不久我就经历了一个金牛犊事件。

因为我们部门研究各种金融衍生品的估价模型,我就想实践一下,开始做一些期权的交易。经过一些反复,小有收获。买了许多资料,读来津津有味。开始时,在上下班的路上看,回到家在电脑上看。后来上班时也会看,甚至带到教会去看。随着收益的提高,自我也开始膨胀。曾经一个月赚了好几年的工资钱,洋洋自得感觉自己来纽约不是“make a living”, 而是”make a life”。神在自己的生活中渐渐褪去,与神的交流仅剩下谢饭祷告了。真的感谢神,神没有任凭我,神开始管教我。不管我之后用什么交易策略,总与市场不和拍。做多少研究分析,都是徒然。可我硬是要与神摔跤,一看股票不行,就转战到外汇,国债,黄金,石油,当然结果都一样,绞尽脑汁地努力赔钱。感谢神的怜悯,看我已经摔得鼻青脸肿满头包了,借我们牧师的一次讲道,让我惊醒,帮我看清我在试探中的本相,让我知道我的容器太小,装不下神太多的祝福,因为祝福一多,我就会有金牛犊,我就会忘记神。主啊,感谢你在我跌倒时把我扶起,感谢你给我一次次的打击, “因为你与我同在,你的杖 、你的竿都安慰我”。

神也不断派其他的仆人来引领我。一次南卡的郭老师到我们这来门徒训练,他一声问“你是否里面很枯干?“一下就抓住我。我的确感到枯干乏力好久了,迷失在旷野已经好几年了。主说“我是葡萄树、你们是枝子。常在我里面的、我也常在他里面、这人就多结果子。因为离了我、你们就不能作什么”。是啊,主,离了你我就枯干乏力,离了你我就不能作什么。郭老师给的建议就是要坚持早祷,我听了很惭愧,自信主以来,我还没有早祷过。其实我很有条件早晨祷告的,因为我每天会很早起来看财经新闻。于是我就决定早祷。第一天,早起后,又习惯地打开电视看新闻。我马上想到要祷告,就关上电视跪下祷告。可脑中思绪万千,要不停地提醒自己集中精力祷告。第二天,没有开电视,直接祷告,可还是不能静下心来,虽然跪着,可脑中会不时蹦出当天要处理的工作。挣扎间,突然想到我可以唱,虽然我在诗班没啥贡献,可也学会很多诗歌。每当我祷告不专注时,我就心中默唱赞美诗歌,比如我以祷告来到你面前”。就这样,我每天坚持着,一段时间下来,真的感觉不一样。在日常工作中,不时会有微声提醒自己是基督徒。查经分享时,不只是照搬解经书,也能讲出切身体会。就在我开始早祷后,我的工作也变得很忙,几个项目需在短期内同时完成。有时干的太晚,整个项目小组就只好住在公司旁的宾馆里,周末假日也要加班。我礼拜天要去教会,不能加班,期间还要去退修会,就平时多干些,这样有时一天要工作二十小时。感谢神保守,让我如期完成各个项目。更重要的是,我学着多亲近神,凡事依靠神,紧紧连着葡萄树,从神得力。

我们今年退休会的主题是复兴。林弟兄和黄牧师两位讲员激励大家要心里火热,不做不冷不热的基督徒。黄牧师讲到有的基督徒祷告身体健康,工作稳定,儿女出息,可这些天堂都有,如果这就是神的心意,神为何让你在世上受苦,直接让你上天堂好了。我们仍在世上,因为有些地上的工,不能在天上做。比如十一奉献,坚固信心,为主受苦,广传福音。黄牧师谈及Steve Jobs 的一句名言,当他劝百事公司的John Sculley加入苹果公司时说,“你是要在余生卖糖水呢,还是要和我一起改变世界”。Steve对工作的激情是令人敬佩,可他的巅峰之作iPhone注定要进博物馆的,而我们基督徒追求的却是永不衰残的冠冕。神的手在建新天新地,我们要竭力在这荣耀事工上有份,怎能不冷不热呢?我们是要为注定虚空的事忙忙碌碌呢,还是跟随神来改变世界。

主啊,我愿跟随你来改变世界。

我以祷告来到你面前,我要寻求你。

我要站在破口之中,在那里我寻求你。

主我是软弱及无助,你却是我的力量。

以你亲切的手引导我,那就是我的得胜。

每一次我祷告,我摇动你的手,

祷告做的事,我的手不能做。

每一次我祷告,大山被挪移,

道路被铺平,使万国归向你。